.(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宿醉起来还要上班,惨上加惨。

其实我们公司的公休要到九月一号才正式结束,但我只是一个入职五个月的摄影助理,所以提前一礼拜收了假,过来整理各经纪公司发来的艺人通告安排。说起来我们公司还挺牛逼的,靠着做时尚品牌杂志和优质摄影发家,饭圈无数家明星和时尚圈的名模都眼巴巴地望着我们给拍一套图。公司得道我鸡犬升天,所以我热爱公司热爱生活,积极向上努力工作,哪怕在八月最热的尾巴辛勤工作,我也绝不抱怨一个惨字。

个屁。

事实上我知道自己要提前收假时已经恨不得去人肉我们老板,但看到开出的加班费之后我妥协了。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

是贫穷。

我一直认为我作为全公司唯一一个提前收假的人已经很惨了,然而在酒店床上宿醉醒来挣扎着去上班的那一刻我觉得加班不值一提,而现在我决定收回前言,宿醉工作都他妈不配讲。因为我打心眼里觉得,没有什么比在公司看到自己打算一炮泯恩仇的炮友更惨的事了。

蓝山今天穿着白色长裙,和昨晚那个黑衬衫的攻气美人判若两人。要不是她那双亮汪汪的眼睛里还有一丝错愕,我想我可以直接盖章某某公司潜力新人未来超模蓝山系双胞胎姐妹轮流营业,昨天我叫她姐姐,但今天我就想叫她妹妹,她坐在那里好乖巧,像个芭比娃娃,漂亮得杀人不眨眼。

早上九点半是我九月份见到她的第一面,她同我擦肩而过,和经纪人走进会议室找对接拍摄业务的经理谈话。

十五分钟后我送咖啡进去,最后才端给她。我离开会议室时在想她有没有看到我偷偷藏在碟子边的两条糖和奶精。她笑起来好甜,声音也甜,美式咖啡太苦,不适合她。

我把盘子送回茶水间之后有人过来叫我回到刚才那间会议室,我有一瞬间怀疑是不是别人看到我多给了蓝山糖和奶,要责怪我偏心。别笑,我初入职场,领导开会咳嗽一声我都想把他往ICU里送,更何况干我们这行的,什么稀奇古怪的客户都见识过,再加上我如此卑微,对上谁都得陪着笑脸伺候。

我推开会议室的门,蓝山还没说话呢,经纪人先看了我一眼,转向蓝山:

“你要她?”

“是。”我被经纪人挡了个全,蓝山就偏过头看我,一缕头发卷得弯弯的,垂在她小巧的耳边,看得眼里,痒在我心。

“你可想好了,穆烟儿的业务能力在圈子里名气多大你自己知道,我们费了多大劲给你联系到的?现在你当场耍赖,要这个什么……那个谁?那个谁来给你拍?”

我那时候怕是太老实了,接话说我叫肖舟,经纪人回头剜了我一眼,蓝山看着我笑,却接了经纪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