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我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棚里大大小小工作人员十几个,蓝山还在化妆间没出来,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像个被摆错地方的人型玩偶。之前我是那些来回奔波的助理之一,搬箱子打光扛道具,累得气喘吁吁的时候我总在想老子哪天农奴翻身把歌唱,到时候就能像那些大摄影师对别人呼来喝去。

可事实上真正到了这天,我巨怂。

我给蓝山拍照的时候手是抖的,以至于最初的几张连焦都对不准,她经纪人的脸色已经黑了,说我没有专业素养。我的脾气像投币式打地鼠机,瞬间冒头又秒缩回去,因为人家说的是事实。但蓝山出来帮我打圆场,乖巧的笑着说我是第一次难免紧张。我看她对经纪人好言好语但其实字字句句都冲着我说。我坐在那思考了三十秒的人生,福至心灵豁然开朗:

我这是命中注定要开挂啊,工作好似天上掉馅饼,把我砸了个懵还有美人在旁边安慰,我是有病吗还在嫌馅饼硌牙???

这一想通之后我精神抖擞,手也不抖了眼也不花了,咔嚓咔嚓连拍好几十张。经纪人在旁边一脸欣慰,一副“果然人不骂不成材”的表情。

放屁。

我心里啐了一口。

其实我从头到尾都在想,蓝山好美,肉眼看的时候美,用手指感受她的时候更美。现在她被浓缩在取景框里,但锁不住她的好看,我整个人拍到最后几乎失魂落魄,停机之后喝了两大杯水才缓过来。

我回来时看到经纪人和助理围着电脑,蓝山没有凑过去而是远远地坐着玩手机,我本想装作我们只是业务伙伴,根本不熟(虽然事实如此),然后大大方方走过去。但是蓝山叫住了我,我一个立定转身在零点几秒内回头,蓝山显然也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快,愣了好一会。

好丢脸。我狼狈死了。我觉得如果我是狗,那蓝山叫我的那一瞬间我一定兴奋得把尾巴摇出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