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蓝山说话好温柔但见鬼地有说服力,这次谈判以她的胜利告终。她一手拎包一手拎我,出了门才把我放下。

她问我有车吗。我说有啊,Bumblebee,大黄蜂你坐不坐。她好配合,摆出惊讶的表情,说在哪呢。我指一指街对面成群结队的小黄车,蓝山笑出了声,扬起包打我。

我委屈巴巴地问那你有吗。蓝山睨了我一眼说当然,兰博基尼。

我这么神经病的梗她居然接得上,我好开心。当然我们最后没有骑哈罗单车,蓝山带我打车去她家,一套三居室,看起来很新也很整齐,我想想自己的狗窝,简直无地自容。

我以为蓝山进入了休息状态,但是没有。她进门首先抬腕看表,眼神锐利得像刀,把今晚的时间线切开又码得整整齐齐:“现在是六点四十,二十分钟之后我们点外卖,吃完洗澡化妆,十点出门去前几天你看到我的地方。”

我愣了愣。还好她看我的时候收刀入鞘,问我怎么了。

我心里有数,今天拍的成品撑死了是八十五分,如果换穆烟儿来拍,能拍一百分甚至更高。我连蓝山为什么挑我都不知道,如果纯粹因为露水情缘,那显然我可以羞愧而死。

我还是怂的,尤其在蓝山面前。

“穆姐拍得很好,如果你拉不下脸去请她,我可以去求她接你的活。”

“你今天太紧张了。”蓝山说,“和实力无关,我喜欢你眼里的我。所以放轻松,我们今晚去,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

她最后三个字放得好轻好慢。

我怀疑她在空气里下了毒,再多呼吸一口就要死了。

蓝山天生是做模特的胚子,我一边拍她一边感慨。她迷人,有气质,又聪明,如果建国之后成精不犯法那她大概就是蔷薇成精。蓝山说得很对,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我很放松,进入状态大概只花了50张图,之后酒精和手感都上了头,快门几乎没停过。我换电池的时候手心都是汗,第一次体会到全身心沉浸在摄影中的快感。

蓝山好乖,她全程没有追着我看图,坐在那里喝酒玩手机,和新认识的小姐姐小哥哥聊天。她惹眼得像扔进石头堆里的猫眼石,每隔四十分钟身边会聚起三五个赖着不动的人,就起身来我身边点酒,一是甩人,二是告诉保安我们认识,否则按我举个小炮在这对着她轰一晚上的速度,早被人拖出去当街问斩了。

我的镜头跟着她换到吧台,一片漆黑,舞台的灯光飞快地扫了这里一圈,我愣了愣。艳粉色灯光下她一直挺直的脊背松垮下来,一手摇晃酒杯一手托腮发呆。我本能地按下快门,然后放下相机去摸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