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我在蓝山的床上赖着,无比惬意。

我们做完之后一般会有短暂的沉默,我对此习以为常。蓝山披着衬衣坐在床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片刻后她在我的枕头边塞了一个圆圆的东西,我侧过头去看,没有去碰。

“送我苹果干嘛?”

蓝山还是不说话,变戏法地掏出一个个又大又圆的苹果,沿着我的身体开始摆。我怀疑她床头柜里藏了个苹果小精灵,蓝山一递手过去就拿出来了。我打了个喷嚏,但还是没动。等蓝山在我身边摆满了一圈,又把最饱满的红苹果递给我,我迟疑片刻,还是接了,然后说:

“人体宴不是这么摆的。”

蓝山笑了。她又递给我一个东西,我说我真不能拿了,蓝山看我不接,就晃了晃那盒子,用好幽怨的口吻说:“我穷民一个,用不起苹果,没法恢复照片,删了就没了。”

我愣了,这时候怎么提这个梗,再然后我看清了蓝山手里的盒子。

她竟然给我买了个新手机。

按理说蓝山送我礼物我应该开心得蹦起来,但在这时候总有些微妙。总不能指望在咱俩裸着的情况下我接过来,况且人家还是日前爆红的名模,我是刚刚摆脱助理身份的新晋摄影师。说白了,我现在有点像被包养,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蓝山看我没反应,不气也不恼,歪着脑袋露出疑惑的神情:“你不要吗?”

我叹了口气,心想蓝山什么时候能和我好好说话,或者是我滤镜太重,她稍微做点小动作我都觉得她在冲我撒娇,是我的锅。我说不用,我手机没坏,用得挺好的,你去退了吧。

蓝山就抱着盒子趴在我身上,用额头顶一顶我的下巴,说你收了吧。

我这会子又难受又因为蓝山的亲近而愉悦,矛盾得要死。我问她要一个我收礼物的理由,她想都没想,说,我希望你帮我拍好多好多照片,删了也可以恢复,永远找得到,永远都不丢。

我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她是在阐述理由还是趁机告白,我的思绪又变得乱七八糟起来。蓝山往上爬了一点来亲我的嘴,用湿漉漉的眼睛看我,像鹿又像兔子。

Fine,我又死了。

我接过盒子放在床头,说明天去店里剪卡。蓝山笑得好开心,说她陪我去。我想了想,又说。

“我得告诉你个事情。”我把手里的苹果丢掉,“我对苹果过敏。”

她“啊”了一声,跳起来把我身边的苹果全部赶下床去,又来掰我的手,看到起了一片红疹之后匆匆把我拉起来。

我骂了一句“卧槽”,蓝山好歹还穿个衬衫,老子身上只有空气。我说姐姐你能给我找件衣服吗,我他妈害羞。蓝山估计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害羞说得这么理直气壮,顿时笑喷。她把她的衣服翻给我穿,我身上就全是蓝山的味道了,嗯,好闻。我趁蓝山让我去洗手的空档猛吸了一大口,美滋滋。蓝山在翻药箱,一边翻一边教训我是不是傻,过敏不早说。

我委屈,我倒也想早说,可那他妈是你送我的苹果啊。

蓝山翻不到药,又去翻衣柜,看样子是要出门。我拉住她说甭费劲了,我只摸了几分钟,问题不大,等你把药买回来,红疹也退得差不多了。

蓝山情绪有点低落,可能是内疚了。完了,我发现了一个比撒娇蓝山更致命的蓝山。我不擅长哄人,真的,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只能笑,说你别着急,亲一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