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有意思。

其实按照那么多热血或者浪漫的小说情节来看,我应该被这一句话疯狂刺激并转身箭步冲到领导面前,恳求再给我一个机会,并在接下来的拍摄中有如神助般把蓝山拍得绝美,证明了自己不是一条废狗。但现实就是现实,无力到苍白,我只能默默走开。

秋历在休息间陪了我好久,我们打了几盘游戏,但我发挥不好,纯属被带飞。我觉得挺悲哀的,怎么老子到哪都是躺赢。别人看我可能有如在看起点爽文的主角,但我自己身在期间反倒特没意思。秋历笑着骂我矫情,我也笑,拿卸妆水砸他,贼凶:“矫鸡*情,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秋历看我着实不想说这个就不提了,转而和我谈了好多八卦。我听得津津有味晕头转向,然后听到一个名字时举手打断了他的发言:“乙羽晞?”

“就是阳晞。她是星二代,中日混血,她爹不就是日本国民男神级别的演员吗,妈妈也厉害,国内影后啊。”秋历啧啧感叹,“你没查过吗?”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八卦的吗?”我说得有点心虚,因为不敢告诉秋历我是因为怕蓝山吃醋,所以对阳晞的消息能避则避。阳晞在日本活动从父姓,在内地活动就从母姓,这样一想她资历这么浅,能做TAKKI的次开模特就情有可原了。

我这边厢正想着呢,秋历把凳子拉到我旁边,放低了声音。

“你不觉得蓝山和阳晞的路子有点像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风格?”

“对。而且有传言说,如果不是你拍了野火和春生,走大开的就是阳晞了。”

这种情节其实并不少见,所以公司都会避免培养同类型的人,以免资源分配不均或者群众审美疲劳。现在是蓝山出道和爆红都在前,公司或许之前并没有心把她捧到最高处,只是阴差阳错爆红成了摇钱树,按理说应该后来者换个风格,可阳晞有背景,看上去又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子,要她转型也未必这么容易。

啊,真是头秃。

我还想问秋历有没有别的八卦,但这时候休息间的门被推开了,穆烟儿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之后表情有些奇怪。她身后的助理退出去看了看门上的编号,赶紧进来冲我们道:

“不好意思,这个休息室是穆姐专用的。”

我和秋历两个底层屁民对望一眼,赶紧起身说抱歉,要走的时候穆烟儿往桌上一坐,忽然叫我:“Jhew.”

穆烟儿去巴黎进修过很长一段时间,说话总有些令人费解的浪漫腔调。秋历和其他人都出去了,就剩我待在原地傻乎乎地看她。

我有时候觉得穆姐是个很酷的人,从外形到气质都是,她前段时间剃了个光头,五官原本就比亚洲人要深邃立体,不丑反而特个性,现在她长了些头发变成利落的寸头,吊着两个金色的大圈耳环,点了烟又冲我晃晃烟盒。

我摇摇头:“谢谢,我不抽。”

穆姐把烟盒收了回去,开始笑:

“还挺乖。“她坐在桌上看了我一会,然后说:“Jhew,我不拍流量,也很少拿国内的资源。”

这我当然知道。穆烟儿是我们公司的摄影一姐,这么说好像都太过于委屈她。穆烟儿哪怕单拎出去做个独立摄影人都不愁资源不来找她,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才挂在我司名下。所以我一听穆烟儿这话就有些懵,一会才明白过来:她和我没有利益冲突,不会把我往沟里带。

“我很欣赏你的灵气,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最缺的就是这点东西,经验和理论可以积累学习,只有灵气是偷不走抢不到的东西。”

我难得听到这种档次的大佬这么直截了当地夸我,有点受宠若惊,刚想说谢谢,穆烟儿就手指上下压一压烟,说你甭着急,我没说完。

“模特有自己的灵气是她的事,反过来也一样。你自己的东西,和别人无关。你从拍完野火和春生到现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了解,但你要把我当前辈能听进我一句话,我就只说一次。”

穆烟儿吐出一口烟,隔着烟雾平静地看我:

“你要拍蓝山拍到什么时候?”

我临走时问了穆姐拍的片子过了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心情很复杂。我坐上地铁回家,在晚九点的地铁里仍然找不到位置坐,只能站在门边望着路线图发呆,低头的时候玻璃门上映出我的脸,疲倦,阴沉又茫然,典型社畜。

我闭上眼睛。想把眼珠子挖掉。

回到家里时蓝山已经躺在沙发上逗狗玩了,我放钥匙的时候知道她从背后看了我一眼,但我没说话。我走过去把电视打开,在听到劣质无聊的综艺节目声音时忽然松了口气,然后思绪开始走歪路:果然家里有电视真好,至少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前夕不会雪上加霜。

蓝山伸手过来拿遥控器,把电视关掉。

我又把电视打开,把遥控器塞到沙发缝里。

蓝山站起来,打算用最原始的方式强行关机,我立刻举手投降,顺便去挖遥控器:“各退一步,我静音,好吗?”

我看着蓝山往电视柜上一坐,随手从边柜里拿了瓶酒,我就乖一点,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忽然就很不明白我和蓝山到底在干嘛。

这算冷战吗?可是凭什么。

我也不是说蓝山没权利对我发脾气或者我不配对蓝山发脾气,但凡事总得有个道理。我这人高中读的是理科,所以脑子会比较死板,意思就是任何事我都得捋出道理来,爱是可以没有道理的,但恨不能没有,否则因此而吵架岂不是傻逼透顶?

我不想做一个傻逼。

可我在电视静音那一刻脑子是乱的,一个多月以来的各种事都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遭,我脑子涨得发疼。或许秋历是对的,我真的应该去看看医生了。妈的,我又骂脏。早知道那时候我就该问他要个医生的电话。

我把水当酒喝,气鼓鼓灌下一整杯。又去接水,蓝山就从我背后伸手把杯子拿过去了,双手从我腰后虚抱着我,把杯口喂到我嘴边:

“烦就喝酒。”

“脑子清醒的时候比较方便想事情……唔。”

干,蓝山直接把酒灌进来了。我呛死了,一边擦嘴巴一边问她干嘛。蓝山不笑,把脑袋搁在我肩头,说你今天让我好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