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我把照片重新传给了陆星嘉之后他默默看了很久,问我能发微博吗。我本来想说你随意但突然又沉默,然后才说你想发就发吧。

我知道陆星嘉是隐约觉得这事背后不简单,具体要说为什么咱俩都琢磨不出来。陆星嘉把面包送进烤箱之后就捣鼓手机去了。我蹲点刷新,但是没有为陆星嘉点赞或者转评。我看着他那条配了仨字的微博,默默把手机放到一边去。

他说,天黑了。

蓝山和陆星嘉是互关了的,凭陆星嘉的热度我觉得她不可能看不到,但蓝山只看到了《白毛衣》,顺口问了一句你和陆星嘉勾搭上了啊。我说嗯,再然后她就不提陆星嘉的事了,哪怕我猜到她可能看到了陆星嘉新发的照片,她也没有哪怕一个字的评价。

我把我们极少的交流归罪于时差和我的忙碌,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点,不然我就要死了。

我觉得我在公司的地位可能又往上走了那么一点,具体大概可以体现为工资涨了。我用这些钱请秋历吃饭,在他坐在我对面大快朵颐的时候,决定不告诉他这顿本来是打算请陆星嘉的,毕竟没有《白毛衣》就没有我的加薪。

但陆星嘉去外地拍戏了,我找不到人陪我吃饭,以及分析情感问题。

陆星嘉之前安慰我说可能蓝山只是忘了,但她为什么没有找我说些“你把照片发给陆星嘉了啊”“对不起啊我之前忘了”之类的话呢?

陆星嘉就嫌我事逼,说你们女人可真他妈麻烦。

我怒,当场上升高度:“甭开地图炮,事逼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和秋历吃的是韩国烤肉,但我因为那张照片的事没什么胃口,就默默给秋历当烤肉师傅。他可能被我的殷勤服务吓到了,说姐姐你有什么事可直说吧,忽然对我这么好,哥哥心里慌啊。

我恨不得把烤盘都掀他脸上,一撂夹子,起手就开了听啤酒:

“我问你。”

“啊?”

“我有个朋友拍了张好照片,可她朋友在中间拦了一手,没让她发,事后也没解释,你说这是什么理?”

“什么理?”秋历嗤笑一声,“见不得人好呗。”

我哑口,半晌才回问:“为什么?”

“你知道人类的本质是什么吗?”

我条件反射:“复读机。”

秋历眯着眼睛,晃着酒杯笑:“是嫉妒。”

因为秋历这仨字我差点没让他付钱,不过我还得继续套秋历的看法,姑且就把这想法给摁下来了。我后来又和秋历补充了不少条件,比如这俩姑娘关系都挺好,除了嫉妒之外还有别的思路吗。秋历抿着酒,说没有。我刚想骂他个死脑筋,他就偏着脑袋来了一句,这俩姑娘是一对吗?

世界上Gay最多的行业无非是传媒和娱乐业,秋历对此早就见怪不怪,所以我犹豫的想法在脑子里开火车一样地就过去了,说是吧。秋历就点点头:

“那这种见不得好就不是嫉妒了。”

“嗯?”

“可能是占有欲。”秋历说着夹了一块五花肉摊到烤盘上,发出滋啦啦的响声:“对方变得太优秀,就容易飞走。长得好看的人更容易招蜂引蝶,在才华方面也同样适用。”

“可她未必愿意飞走。”

“重点不是在于她会不会飞走,而是在于她女朋友认为她会不会飞走。”秋历说,“越是优秀的人占有欲就越强,一旦失去控制权也就越容易崩溃。”

“这他妈不是病娇吗?”

“算是摸到了入门的门槛,说不定会发展成让你朋友惦记一辈子的高级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