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在陆星嘉的帮助下,半个月后我交上了一份名为“贰拾肆”的计划书。

灵感来源于青山的惊鸿一瞥,还是我私心认为蓝山是云的臆想我已经记不清楚。其实我原本是打算起别的名字的,它或许更平凡,更落伍,却也更浪漫,但又无可避免地更偏心。所以陆星嘉一听这个主题名就皱了皱眉头,摇头说不行,不能叫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我好委屈,说干嘛不。

陆星嘉轻哼了一声,说你是不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偏心蓝山。

我还真想让全世界知道,不过我还不至于为此丧失理智。我原本的思路是想拍摄具有天气元素的照片,可考虑到不够大气,以及色彩选择上会偏冷色系的种种因素,我的思绪就卡壳了。陆星嘉说可以转换一下思路,按中国风的二十四节气拍,这样我喜欢的元素可以藏在里面,又不至于太单薄平庸。

我靠,陆星嘉可太他妈聪明了。

我美滋滋,立刻就决定给蓝山挑一个最美的节气名。

我和陆星嘉坐在一家小资气息非常浓郁的咖啡馆里,他坐在对面帮我画概念图,我在这边写着策划案,打字到半我探头去看他。

“‘清明’怎么处理?”

“给我吧。”

“挺忌讳的。”

“藏得含蓄一点,骂你的人会少一点。”陆星嘉往沙发上一靠,骨节分明的手指比装咖啡的白瓷杯都白得晃眼。我嫉妒死了。“清明其实很好。万物生长的季节,只有人类在谈忌讳。”

陆星嘉有时候说话总是淡淡又微妙的,无可避免有装逼的可能性,但他着实长得过于出众了,所以总能轻易洗脱这样的嫌疑。以至于我日后回忆起这个场景,就只能记得黑胶唱片中的李斯特在我耳边弹琴,而陆星嘉坐在我面前侧首去看窗外的雨,他明亮的眼睛在出神,好像隔着朦胧的雨在凝望另一个朦胧的幻影。

是怎样讲,如我是那些平凡的雨,被精灵望这一眼,或许连落地死去,亦觉得欢喜幸运。

陆星嘉阿,比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瘦了好多好多。

三周之后我在棚里开工,拍群像之前还得拍单人,我坐在电脑前走神,在想我把策划案之前曾经偷偷把它先给蓝山看了。那时候蓝山刚洗完澡,坐在镜子前边护肤,一边问我是什么呀,一边拿过去翻了翻,然后说她喜欢这个策划。

“然后呢?”我不依不饶。

“然后?”

“你喜欢哪个,我可以优先让你选哦~”

我那时候好得意,一方面是因为蓝山喜欢我的方案,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想我终于有了话语权,至少在这种时候可以让蓝山挑她喜欢的东西。蓝山往脸上擦精华的手就停了,她从镜子里定定地看着我,我俩就这样奇异地对视着。

然后蓝山就抬起头,轻轻吻了我一下,语气变得好乖好温柔:“都可以,是你挑的,我都喜欢。”

“我想把春分给你,可以吗?”我翻着策划案,“还是你喜欢立夏。”

“春分吧。春分。”蓝山重复了一次,又亲了我一口。

我总觉得蓝山这次对我的撒娇好像和以往都不一样,但具体要特别在哪我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可是蓝山看我的眼神真的不一样了。她纤长白皙的手臂往后揽住了我的脖子,要我亲她更多一点,这我哪能拒绝,所以蓝山要多少亲亲我就给她多少,吻到最后我已经迷迷糊糊,完全忘了我原本是想问:

你刚刚,是不是快要掉眼泪了。

我思路被蓝山打乱了,她披着一件风衣外套过来揉我的脸,我抱怨说你别闹啦,我化了妆呢,蓝山就不逗我了,似乎就要走。我赶忙哎了两声:

“你不坐吗?”

“坐你身边?”蓝山反问,然后低下头来和我说悄悄话,“等会别人会怀疑我为了抢C位过来讨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