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宿醉一时爽,醒时火葬场。

我一边刷牙一边发朋友圈,在想今早要不翘班算了,但好像不行,我风头刚过就这么猖狂,容易被乱棍打死。我发完朋友圈之后开始发呆,我在想昨晚梦里的蓝山。

太真实了,真实得到我现在抬起手臂好像都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蓝山似乎很懂我对什么东西没有抵抗力,所以每次我们闹别扭或者发脾气需要她来哄我的时候,她就会喷上那瓶香水——就是去给阳晞拍《玻璃鸟》之前我们吵架时她喷的那一瓶,然后我就会乖乖瘫倒在地,举旗投降。

我看那根本是迷魂香。

我吐掉漱口水,收拾东西出门。

今早我还得给一个新出道的女团拍一组图,可能由于我本人不是很直的属性,拍女人总是比拍男人顺手。收工之后陆星嘉约我吃午饭,我俩狗狗祟祟地去了附近一家日料店。坐定后我看他又摘口罩又摘帽子的就很酸,说和你出来吃饭真他娘的累。

陆星嘉就很纳闷:“那你怎么不走?”

我一时语塞,举起大拇指:牛逼。

其实陆星嘉找我来也没什么,主要还是问问我纪录片的事。我一边吃面一边听他给我报行程,不由得感叹陆星嘉实红:他接下来两个月都在国外,回国后的档期直接续上一电视剧和一电影,都是一番。我掐指一算,他留给我的时间满打满算不到十个月,我琢磨了一会,点点头说行,那我把手头的工作忙完,就跟进你的行程拍素材。

陆星嘉的眼神就像在看傻子:“你们公司会放人?”

“为什么不放?”我看一眼他,“你是摇钱树。”

他还想说什么,我摆摆手说我下午去和领导谈,有问题也应该我自个儿解决,你在这操什么太监心。陆星嘉就往椅背上一靠,看了我很久,也不说话。这样我反而很毛骨悚然,一边吃面一边抬眼看他。

陆星嘉:“……你看起来像一条怕我抢食的狗。”

我好恨,我们应该去吃牛排,刀叉在手,天下我有。

陆星嘉看我表情,扑哧就笑了。

算了,我老早就讲过,陆星嘉笑起来太好看了,我这种颜狗就是没法子和他生气,有他这张脸我在路上能横着走。

我忽然想起来,这好像是我出事之后第一次和陆星嘉见面,我说怎么他今天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慈父神态,也不知道是恨铁不成钢还是怕我死了没人给他拍纪录片。想到这里我的心就软下来了,不该骂他是太监的,我卑微,我忏悔。

经历了昨晚的一夜春梦之后我如释重负,陆星嘉要昨天约我我大概能直接在他面前人设崩塌,果然人大哭一场没什么坏处。我看的科普上说人哭泣的时候会分泌内啡肽,就像拍拍你的后脑勺安慰说你不要哭了喔要开心一点。这么一想多巴胺昨夜估计能把我整个人拍傻。

陆星嘉就坐在对面静静地看我把面吃完,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两盒烟放到桌面上:“抽这个,焦油量低一些。”

我在那个时候把一块蘸了好多芥末的寿司塞进嘴里,辣到眼睛和鼻头都涨红,喝了好几杯茶才勉强压下来。陆星嘉全程温柔地笑着看我,我在他眼里看不到任何关于同病相怜的同情或幸灾乐祸,他的安慰从来不会这么低级。

很奇怪吗,在这一刻我想起来的竟然是白芨。

我好想对他说,你弄丢的这个人,是世界上第一温柔的人。

我下午修完女团的照片之后直接去找领导谈陆星嘉的事。其实要放在正常情况下,我说要腾出十个月的时间去拍其他公司的艺人,我这个头得当场被领导拧下来供关公。但这会子情况特殊,一方面是我受照片事件影响,国内资源稍微有所下滑,一方面是我出席了发布季之后其实公司一直有意把我往外捧,我前两个月一直在国外跑不是没由来的。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陆星嘉这棵摇钱树实在太让人心动了,柜门事件洗干净后这个人清清白白又星途璀璨,在这个时候息影绝对会掀起流量风暴,芝麻大的脑子被驴蹄子精准命中的人才会不搭这趟顺风车。

目前公司最担心的大概是我这十个月能为公司带来的利润,以及风水轮流转,天晓得陆星嘉会不会在十个月内忽然糊穿地心。但我把利弊列了个明明白白,再三表示如果有什么工作安排,我会随叫随到。

我这么坦诚卑微,领导听了之后说让我回去等消息。

这一等倒也没等太久,公司和陆星嘉的公司确认事实,帮我把近期的国内工作往前提了。我经历了一段忙得昏天黑地的日子,每天醒来仿佛一夜回到解放前,恍然总觉得自己还是当初那个摄影小助理。

一切事情处理妥当之后,我和结束休假的陆星嘉坐上前往东京的航班。我太累了,没说几句话就扯下眼罩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和粉色的花斑蛇重逢了。

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梦到她了,老这么叫也挺拗口,我就叫她小花吧。在意大利的时候我已经和她和解了,阳光下她爬上我的膝盖,我和她打了个招呼,之后她就消失在我的梦里,我们再也没见过。

我这一次见到小花,是在下雪的夜晚里。按冷血动物的习性小花应该冬眠了,但她没有。我走在深夜的街道上,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及脚踝的积雪里蹉跎。然后我停下来,我在想这样走下去有意义吗——我的鞋子会湿掉,裤子也会湿掉。在这个似曾相识的夜晚,不会有人再来带我去吃热腾腾的关东煮,我吃不到我想吃的牛肉丸,莫过于人生第一大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