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初岛 0 字 2021-09-07

我这次给蓝山选定的主题是《空空》,空空如也的空空。

我的移动硬盘里存着蓝山所有的作品,由于之前我为陆星嘉的纪录片买了一块全新的,这一块就被闲置到了今天。我写策划书的时候把这些作品全部看过一次,阿水就趴在我身边,要去舔屏幕里这个曾经的主人。

我很无语:妈的,痴狗。

但说实在我把这些作品都看过一次之后,其实还是感觉不到穆烟儿说的蓝山和镜头都有距离,我又开始怀疑她是为了哄我接这个活给我下饵了。我看完之后只有一种隐隐的骄傲轻狂:别人拍的蓝山都没我拍的好看。

按理来说我应该为这次的拍摄计划绞尽脑汁,但这次我很快就把策划案交上去了。穆姐虽然没有时间亲自来拍,但她鸽人在先,于是负责了这次拍摄的监制。她翻了翻我的策划案,问,为什么这次要特别强调镜头的距离感。

我说,这是你说的。

穆烟儿就笑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是这样的,关于这个策划案其实还是有我的私心。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我曾经驱车到山上去看山脚下的村落和古老车站的故事,那里的树木会从夏日青翠逐渐褪色成冬日的苍青,清晨的雾重而浓郁,雾的另一端永远有不知名的鸟在歌唱,它们隐秘而渺小,散落在林深不知处,是无论我穿过多少次雾气都找不到的秘密。

于是我常常做关于这里的梦,我在梦一个过路的侠女,她最好一身红衣,像所有少年人梦中的朱砂痣。

当然,这样的拍摄计划未免有些委屈了蓝山,毕竟大冬天的我要她一身单衣在外边受冻,俨然一看倒有点作为前任公报私仇的感觉。但蓝山最好的地方是敬业,当初欣然接纳了这个计划,这个时候也就二话不说地脱下羽绒服外套,进入拍摄状态。

拍摄的当天天气算不得很好,飘着一点小雪。

但好在是这一点小雪,我看到蓝山在雪中飒然前行,一步一剑凌厉洒脱。蓝山有舞蹈的功底,又聪明得过分,从我找的武术指导那里得到指点不过几天,就能轻而易举地勾人魂魄。她是一个天真烂漫的织梦人,路过我的人生,布下了天罗地网般如梦般的陷阱或是如陷阱般的梦。

这一天我又找回了拍摄《春生》的感受,山和树原本是安静的,雾和光原本也是安静的,而此时此刻它们都沸腾了。蓝山是这天上人间里唯一的红,是闯荡江湖只身一人前来救我的侠客,假如我安然无恙,那我愿意以身涉险,想要被救,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英雄救美或者美救英雄的故事了;但我又摇摇头说不对,因为我既不是美人也不是英雄,我倒不介意当个恶徒,青山白雪,红衣佳人,在这个时候就使人过分想要一匹马了,这样我就可以把蓝山劫走。我早就年满十八,早就错过了能犯罪的年纪,但我面对蓝山时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突破所有戒律清规,我不明白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爱她就已经是原罪。

蓝山真好,也真坏。

我爱她,我也恨她。

收工之后我们回到了住宅,一个二层楼的小房子。我和蓝山都没参与晚饭时间,一个人忙着筛图和制定后期方案,另一个人忙着受冻了轻微感冒,从某种意义上说来真是绝配。我忙完这些琐碎的事情饿得一批,就去厨房觅食,刚把水煮开,蓝山裹着外套就进来了:

“你煮什么?”

“泡面。”

“我的那碗加一个溏心蛋。”

啊,她怎么这么会使唤人,我气死了,我说请我做厨师要给钱的,蓝山就摸出手机给我发了个微信红包,于是我屈服了,乖乖地给蓝山煎了个单面的溏心蛋,然后端了两碗面出来,这才去领,结果打开一看,0.01元。

我真的被气到了,但看到雾气腾腾另一边蓝山的脸,我就又不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