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夜探(1 / 2)

想施展醒魂术,必先用指尖书写灵图。

醒魂术的灵图,从一点起笔,连续画顺时针,从小到大螺旋九圈。

第九圈完成时,顺势朝下两个顺时针左右对接椭圆,先左后右。

右椭圆完全对接后不停顿,继续向上挑划,穿圆心,破圆圈。

陈海右手五指并拢,掌心内凹,呈凹掌。

而他的左手,几根手指好似残影,在他右手掌心之间,不断书写灵图。

黄老张老几人,与陈海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是数步之遥。

不过他们就算运足目力,也根本看不清楚,陈海的几根手指,到底做的一些什么动作!

醒魂术的施展法门,本就是张老传给陈海的。

张老讲述这法门之时,黄老孙老两人,同样也在一边看着听着。

他们几个,虽看不清楚陈海的动作,却也猜的出来,他应该是在书写灵图。

明明是第一次书写这东西,陈海的动作,除了快之外,更是如同行云流水,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独特美感。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对自己身躯的掌控,早已经到了一个正常人根本就只能仰望的恐怖地步。

醒魂术灵图,他一连在自己掌心,书写了三次。

下一刻,他明明空空如也的掌心之中,却骤然之间,开始绽放出幽幽白芒。

这种白芒,白的非常纯粹。

落在旁人眼中,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圣洁神圣之感。

“这怎么可能?这种白芒,可是醒魂术即将施展成功的真实体现!”

“眼前的陈海,不是刚刚才从我口中,知道醒魂术的施展法门吗?”

“第一次施展此术,他竟然真能施展成功?”

一脸震撼,张老的眼珠子,都差一点点惊爆一地。

这种法门,在他手中,已经尘封了五十年以上。

为了能将此术施展出来,他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只可惜,他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根本呈现不出任何神异来。

离开京都,赶来柳源县之前,他对陈海的事情,确实有过一定的了解。

只可惜,碍于身份地位还差了一些,他知道的关于陈海的那点事情,其实仅仅只是一鳞半爪而已。

也就是某位大佬,提醒过张老,他们来柳源县所要面对的这个陈海,看似年轻,实则神通广大,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些,他才会将自己都无法成功施展的醒魂术,在陈海面前直接抛出来。

他此举,也未尝没有将死马当做活马来医的意思。

可现在,见到刚从自己这里知道醒魂术法门的陈海,竟然真的即将将此术施展成功……

张老感觉,自己学医这么多年,好像真学到狗身上去了。

当然,震撼归震撼,他的这些想法,却只能埋在心底。

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可是醒魂术施展的最关键之时。

他要一惊一乍,打扰到陈海施法,令的醒魂术最终施展失败的话,那他张老,可就罪过大了。

他是如此,剩下的孙老黄老两个,同样也是如此。

他们这个年纪,都已经是老成稳重,现在这个时候,不适合做些什么,他们都知道轻重。

几人虽然都是震惊的不成样子,但他们之间,最多也就是用眼神交流一下,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来影响到陈海施法。

至于叶青青,一直都面带微笑,淡定从容,静静的看着。

与孙老黄老几人相比,她对陈海的了解,显然更为透彻。

既然陈海已经说了,他有把握可以将醒魂术施展出来,那叶青青绝对相信,他肯定就能真的做到。

“天青青,地灵灵,药王祖师速降临……”

陈海一声轻吼:“给我醒来!”

下一刻,他那只泛着白芒的右手,在自己母亲江美仙的头上,一连拍了三掌。

前额,后脑,天灵,三个位置,各自一掌。

当然,在力道方面,陈海很有分寸。

不然的话,以他的巨力,真要全力以赴,就算几寸厚的钢板摆在他的面前,他都能直接将其拍的粉碎。

等他的手掌,从自己母亲头上收回之时,上面绽放的幽幽白芒,已经消失不见,没了影子。

江美仙那之前有些蜡黄的面孔,在这一刻,明显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来。

紧接着,她开始连连咳嗽不止。

当她咳出好几口浓痰之后,她那浑浊的双目,看上去明显清明了不少。

“小海?真是小海?你个不孝子,终于舍得回来了?”

“你爹去世,都没人送终,没见到你的影子。”

“葬回陈家坪老家的时候,村里人背地里都在说,我们家前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注定绝后啊!”

……

一见到陈海,江美仙的情绪,又不可避免的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