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抱歉,我要离开地球了(1 / 2)

伊邪爱的话,让正在玩掐脸的方诚停下动作。

他沉默了几秒,才问道:“你知道,我用神之眼看到的未来是什么吗?”

伊邪爱回道:“是什么?”

方诚笑了笑:“你不是可以读取我的记忆吗?为什么还要问呢?”

伊邪爱解释道:“以前确实可以做得到,但那是有上限的,你成为万妖之主后,我就不能再读取你的记忆和思维了。”

“真的吗?我不信。”

伊邪爱的话一直都是九假一真,很难分辨她什么时候在撒谎。

“爱信不信,老实交代,你看到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方诚想了想,才说道:“我看到的未来是……当我把这最后一块拼图拼上时,母亲从我的身上复活了。”

伊邪爱嗤笑一声:“你当我是傻子吗?母亲已经彻底死亡,哪怕她的灵魂还在,身躯还在,力量还在,但已经不可能再复活。”

方诚反问道:“那你们要求我收集母亲的躯体,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的语气很认真,这是最后的摊牌了。

如果伊邪爱还是避而不谈,那方诚就绝不会拼上这最后一块拼图。

双方还会因此而决裂,从各怀鬼胎的盟友变成仇敌。

伊邪爱也听明白了。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说道:“事到如今也不需要再隐瞒了,我们想要找一个能够继承母亲的力量的人,对抗邪神。”

“对抗邪神?”

这个答案并不出乎方诚的预料:“我希望你可以把原因从头到尾跟我仔细的讲一遍。”

伊邪爱却没有兴趣跟他长篇大论:“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邪神们不过就是一群囚徒而已,监狱已经开始崩坏了,祂们准备越狱而出,而我们打算阻止,就是这么简单。”

方诚奇怪道:“为什么要阻止,你们不也是在监狱里?”

伊邪爱冷笑道:“我宁愿一辈子呆在监狱里,也不希望这群危险的家伙逃出去,祂们会吞噬掉所有文明,让宇宙化为一片死地”

方诚不由得感慨道:“没想到你也有这样高尚的情操,是我小看你了。”

“你少放屁。”

伊邪爱不满道:“该说我都已经说完了,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未来,那该怎么做你自己选吧,如果邪神都逃出去,你和整个地球都跑不掉。”

“这算是一种威胁吗?”

“不,这是忠告。”

最后回答一声,伊邪爱便消失了。

方诚低头看着面前的母亲躯体。

他其实已经看到了未来,但并不只有一种。

神之眼能够看到与自己相关的未来,而且这未来还会随着自己所做出的选择而改变。

这意味着未来有无数种可能,就看要怎么选怎么做。

方诚没有犹豫,做出了唯一正确的选择。

他伸出双手,捧着母亲的躯体。

熟悉的暖流顺着指尖流入体内。

眼睛视网膜出现两行提示。

[能量吸取中……]

[生命+3157]

从头部吸收到的生命,比其他躯体要多一些,但这一次却没有进入到回忆模式。

方诚脸上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

拥有神之眼,能够看到未来后,或许他从今往后的人生都不会再感到意外。

怪不得瘟疫骑士普雷特总是绷着一张扑克脸,原来早就习惯了。

手中的头忽然分解,化作无数光粒,宛如一片璀璨的群星,向着方诚的脑袋飞过来。

方诚没有躲避或者抵抗,任由这些光粒笼罩自己的头。

他的意识一下子陷入黑暗中。

等到清醒过来时,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

方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赤身裸体,心念微动,一套衣服出现在身上。

似乎有视线从背后传来。

方诚转身一看,看到伊邪爱出现在他背后。

伊邪爱是以真面目出现的,有着令人一眼就沉迷的神之容颜,更别提让人欲火焚身的身材。

方诚却很淡定的看着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双方默默的对视了一会,伊邪爱才说道:“你一点也不意外吗?”

方诚笑了笑:“我已经看到未来了,为什么会感觉意外呢?”

伊邪爱伸手打了个响指,周围的环境瞬间出现变化。

方诚感到自己坐在椅子上,伊邪爱坐在对面。

两人置身在一个凉亭中,外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生长着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空中还有无数淡淡的花瓣在飘落。

方诚对这样的环境很眼熟,曾经他和朝香明惠经历过的极乐天国。

现在他知道,极乐天国应该是一个属于伊邪爱的亚空间。

但这里不是,而是伊邪爱制造出来的幻觉。

更重要的是,对于伊邪爱的举动,方诚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他已经提前用神之眼看过了,没什么好意外的。

“我们的时间有很多。”

伊邪爱微微一笑,笑容带着一点恶趣味:“你可以慢慢把你看到的未来,告诉我。”

她不信方诚真的看到了未来,否则就不会这么简单将母亲最后一块躯体给拼上。

但方诚却说出一句让她感到惊讶的话:“你和月见鸣让我寻找母亲的躯体,并不是为了对抗邪神,而是为了逃狱。”

伊邪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然后呢?”

方诚继续道:“你从最开始将我选为代行者的时候,就已经在我的灵魂里做了手脚,无论我的实力成长到什么地步,也根本无法反抗你,而你也才会放心让我去收集母亲的躯体,继承母亲的力量,最想要得到母亲躯体的人,就是你们。”

伊邪爱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已经消失,她盯着方诚:“你怎么知道这些?”

她已经不再质疑方诚是不是真的看到未来了,因为他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方诚如实回答:“我用神之眼看到了未来,是未来的你告诉我的,你胜券在握,像施舍一样解答我的疑惑。”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你只说这些而已。”

方诚笑着问道:“难道你还想告诉我更多秘密?”

伊邪爱缓缓站起来,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未来,为什么还要吸收母亲最后的躯体?”

方诚微微抬头看着她:“因为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会,伊邪爱忽然笑了,笑容带着强大的自信:“不管你看到的未来是怎么样的,你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胜利者终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