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白发老人(1 / 2)

“你有这一身实力,识相点把令牌交出来,不然尽管你是天才也得陨落在这里!”一个四阶的冒险家贪婪的看着阿尔伯特,眼中满是垂涎之色。

“那我要是不呢?”阿尔伯特耸耸肩似乎根本没有把冒险家的话当作一回事。

“不?哈哈哈哈。”冒险家放肆笑着,他笑眼前这个小子太过无知。

“不要以为你打败了维德就觉得自己很强,像他那种老子可以一根手指头碾死!”冒险家说着搓了搓手指。

阿尔伯特没有回话,在周围的人看来他似乎是感到害怕于是准备交出自己手中的令牌。

一步一步的走到那名冒险家面前,只见冒险家眼中的贪婪之色已经到达巅峰,那梦寐以求的入场资格就在自己眼前,面对令牌他已经全然不顾得到后的事情,这就是拍卖会的能量,那里面的宝物足以让他们这些没有背景的人以死相搏!

“啪。”

料想中的令牌并没有出现,阿尔伯特伸出手掌轻飘飘的拍到冒险家的脸上,力道之轻让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存在,但偏偏是这种方式才更加让人感觉到羞辱!

“你在想什么呢?”轻轻的一句话落到冒险家耳中,顷刻间他的眼睛充血变得一片血红。

只见冒险家猛地拔出双刀两刀拔出空气中传来一声爆鸣,这两刀携带着冒险家无尽的怒火将阿尔伯特瞬间斩个稀碎。

“不对劲。”冒险家皱着眉头,刚刚手上传来的触感不像是砍到东西的样子。

果然,阿尔伯特的尸体“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地黑袍,不过这黑袍在落到地上的一瞬间凭空燃起火焰,只是瞬间便化作一地灰尘。

到这里在场的冒险家们哪里还能不知道他们被阿尔伯特耍了,被耍的彻彻底底。

“可恶!”

“我赤虎保证他一定不会活着离开达拉城!”

......

霎时间怒声遍地,响彻整个大厅、

阿尔伯特当然不会傻到从正门离开,他早早的就凝聚出一个闪影分身,至于本人则早就已经走向协会的侧室,那里有窗户能够让自己离开。

啪嗒,啪嗒。

脚步声在漆黑一片的走廊中显得尤为清晰,空旷的走廊中只有阿尔伯特一人走着。

突然,他忽地站定,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骨刃。

嗖。

猛地一甩,骨刃破开重重空气笔直的飞向阿尔伯特身后。

只见骨刃如子弹一般没入黑暗之中,下一刻却没了声息。

啪嗒,啪嗒。

走廊中再次传来脚步声,不过这一次可不是阿尔伯特。

一位白发的老人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手上还夹着阿尔伯特扔出的骨刃,在窗外月光的照射下,老人的脸依稀可见。

老人看起来约莫有七十岁的样子,但是身体站的笔直,身上完全没有衰老的迹象,只看身体的话倒像是一个三十岁正值壮年的男人。

浓密的白发垂落在耳边,发梢微卷,配上那一副金丝眼镜加上从出现时就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倒是像一个老绅士一般平和近人。

看到老人的样子阿尔伯特反而更加警惕起来,无他,只因为老人手中仅用两指便夹住的骨刃。

老人轻描淡写的样子让阿尔伯特明白,自己可能是碰到硬茬子了。

“阿尔伯特,对面这个人很强,比领主都要强。”奥莱特斯凝重的声音在心中响起,显然面对这个老人就连它都有了压力。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