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包庇妖祟(1 / 2)

连线中断,秦官随手丢掉耳麦,也没再去理会那个所谓的头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一声高呼。

“孽畜!尔敢放肆!”

秦官听到动静,转头向着之前寒山月所在的方向看去,赫然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寒山月一手抱着熟睡的小尸王,一手掐着杀手壁虎的脖子,身形悬停在半空之中,任由那个可怜的杀手不断的挣扎,她的那只纤纤玉手都仿佛铁钳一般不可撼动。

而除了他们之外,竟然还有一群人影在夜空中与寒山月遥遥相望,气势汹汹,赫然便是刚才与秦官等人有过一面之缘,还起了点儿小冲突的纯阳宫一行人。

很显然,这群人是听到了刚才的动静才闻讯而来,碰巧就看到了寒山月动手的一幕。

如今的寒山月一身妖气显露无疑,且还一手掐着个人类的脖子,在那群牛鼻子道士眼中,这可不就是妖族现世害人来了嘛!

纯阳宫一行人中,那个领头的随月生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寒山月之后,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是你,你是刚才棋馆里那个……"

寒山月还以微笑,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手中提小鸡一般提着浑身上下全是血迹,气息也已经萎靡到了极点的杀手,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随月生也不再纠结寒山月的身份,而是冷声开口警告道,“我不管你是哪路妖魔,这里是人族地界,你要敢在这里为非作歹,我等必将你……”

“咔!”

不等随月生把话说完,寒山月手掌微微一用力,那可怜的杀手脖子发出一声脆响,随即彻底停止了挣扎,尸体好似一条破麻袋一般被寒山月随手丢开。

“你!”

随月生等一众纯阳宫弟子顿时怒目而视,皆是“嚓啷”一声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死死盯着寒山月,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势头。

一个妖祟,当着他们纯阳弟子的面就敢杀人,这简直就是不把纯阳宫放在眼里,这要是还不拔剑相向,那他们也就没脸面在修行界混了。

丢弃了杀手的尸体之后,寒山月面不改色,虽然知晓这群纯阳宮弟子的实力都不简单,可还是一脸微笑的悬浮在原地,没有丝毫惧意。

“大胆妖孽,不知天高地厚……”

随月生周身剑气缓缓激荡而起,手中长剑颤鸣不止。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

随后,众人便见澹台玉楼从远处飞来,落在纯阳弟子和寒山月之间。

“这么大动静,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听到她这话,随月生微微眯了眯眼睛,紧了紧手中的长剑,“澹台师姐,以你的境界实力,应该已经感受到了这女子身上的那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