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阵慌乱(1 / 2)

定国公府。

一名老者从后宅走进大厅,对着脸色惨白的金廉,躬身道:“大老爷,二位公子的伤已无大碍,只要好生静养些时日,便会痊愈,请大老爷不必担忧。”

金廉面无表情,道:“下去吧!”

老者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金廉则地在坐在椅子上,眯着双眼,沉思起来。

“砰!”

“哎呦!”

“金管家你这是要将老夫撞死呀!”

“对不住,对不住!”

金廉的思绪被打断,眉头皱起。

只见管家金福捂着额头,匆匆跑了进来。

金廉沉声道:“何事如此慌张?”

金福道:“大老爷不好了,护国公带着四十几人闯进来了!”

金廉大惊道:“那些护卫和家丁是干什么吃的?”

金福哭丧着脸道:“护卫和家丁都被护国公打翻了!”

“吉儿、多儿被孟浪那个纨绔打伤了,我还没去护国公府讨个说法,他现在竟然跑到府上闹事,他真以为定国公府是那么好欺……咳咳……”

金廉话未说完,开始咳嗽起来。

“老夫就欺负你们定国公府怎么了!”

一声霸道无比,异常洪亮的声音传来。

护国公背着手迈着比孟浪还要嚣张的步子走进大厅。

与此同时。

大厅外护国公带来的四十几个随从,已将大厅围了起来。

在不远处,定国公府的家丁、护卫,一个个缩着脖子怯懦地不敢上前。

金廉见护国公如此嚣张跋扈,自己府上的护卫、家丁如此不争气,一时气血攻心,咳嗽的更加剧烈,苍白的脸此刻已变得异常的潮红。

金福轻抚他的后背,好一会儿,金廉才止住了咳嗽声。

护国公扫了眼大厅,眼中复杂一闪即过,道:“打我家浪儿的小崽子呢?叫出来,老夫非打断他们五肢不可!”

金廉胸口不住起伏,咬着牙从椅子上站起身,对着护国公躬身一礼,开口道。

“孟世伯,您与家父乃是至交好友,只因年轻人之间打打闹闹,就带人硬闯定国公府,这事传出……”

“金廉你少在那叽叽歪歪,快把那两个崽子交出来,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护国公直接打断金廉的讲话。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何况高高在上惯了的金廉!

金廉直起身,阴沉着脸道:“孟世伯您不要忘了这里是定国公府!”

“金廉你他娘的是在威胁老夫吗?别说现在定国公府由你做主,就算金雄那老小子活着,老夫也会这样说!”

“孟世伯你不要太过分!”

“老子今天就过分了!”

护国公说着,扬手对着金廉就是一记耳光。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厅内外,顿时变得寂静无比。

金福见金廉被打,吓得不轻,刚要开口喊人。

“来……”

护国公骂了句“狗奴!”抡起拳头对着管家金福下颚就是一拳。

“啊!”

“砰!”

金福惨叫着身体倒飞出去能有一丈多远,挣扎着想要爬起,试了几次后趴在地上便不动了。

金廉做梦也没想到护国公会对他出手,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骂了一句。

“老匹夫你胆敢打我,我和你拼了!”舞动着双拳冲向护国公。

护国公望着冲来的金廉,一脸的鄙夷之色。

“金雄当年是何等威风,竟生出你们这群狼崽子,老子今日就替他清理门户!”

护国公躲过金廉的攻击,对着金廉小腹飞起一脚。

护国公这一脚力道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