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弑梦死了?(1 / 2)

屋内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腐尸味道,眼前的一切让弑梦痛不欲生,只见弑梦娘亲浑身赤裸地躺在地上,身上有大片的伤口,血液早已干涸,眼睛睁的很大,能看出她死前的惊惧与痛苦。

弑梦的父亲身体被斩断了,本就失去双腿的人,只剩下了腰部和上半身,脸上能看见泪水的痕迹,面部狰狞,不知道在死之前遭受了多大的疼痛与恨意。

弑梦迈着细小的步子,早已泣不成声,手摸上娘亲的脸,还企图唤醒她,可是这熟悉的腐尸味道告诉她,她的父母已经死去很久了,肉体早就开始腐烂。

弑梦不敢相信,自己不过离家半月,就和她们天人两隔了,是谁?杀了她的父母。她定要他付出代价。

弑梦走出屋子想要找黑子帮忙,让她父母能够入土为安,兜一出来就看到黑子站在院子外面,脸上挂着一副丧心病狂的笑容,轻蔑的眼神犹如一把刀子一样刮在她的身上。

“难道是你?”弑梦不可置信的问道。

“哈哈哈,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不是吗?”黑子根本没有一点抱歉。

“为什么?”弑梦撰紧了自己的拳头,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

“那日我来报喜,你娘亲衣服都不穿一件的勾引我呢!我满足她,你那父亲竟然自己推着椅子要过来打我,我一不小心就杀了他!”

黑子手里拎着海兽生肉,一口一口地嚼在嘴里,血从他嘴里外溢,仿佛一个恶魔。

“结果你那娘亲更兴奋了,想咬我,我一不小心把她也杀了,这可不怪我!”

“你杀了他们,却丝毫没有悔恨之意,反而污蔑我娘亲,你该死!”弑梦抄过以前父亲打猎用的猎刀,就朝黑子冲了过去。

黑子根本没想到一个小奶娃娃竟然敢这样做,且速度飞快。一时不察竟真被她近了身,连忙出手格挡,手臂被划了一道口子,见了血,这彻底激起他的愤怒。

弑梦看见这血,仿佛也染红了她的眼睛,一股一戾气升上心头,再次提起猎刀势要杀他个七进七出。

黑子后撤几步,腾挪转移之间已经双手结印,骨环发出光亮,一道魔法攻击瞬间发出。

弑梦快步追上,自己只有近身攻击才能让他受伤,待到他魔法枯竭,就是要他命之时。

弑梦踏步而上,一把抓住黑子的衣服,左脚登上黑子的膝盖,借力打力,一个转身,小脚踢上黑子的头,一直以来黑子都大意了,又被击中,而此同时,黑子的魔法攻击被弑梦的转身躲掉了。

黑子见这一击落空,开始认真起来:“哈哈哈,小奶娃娃,你这是找死。”

弑梦一击踢中之后,凭借轻巧的身体,骑在了黑子的脖子上,随后把猎刀也架在他脖子上:“再动就割开你的脖子。”

黑子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奶娃娃的速度这样快,自己第二次攻击还未结印,已然被威胁了,有意思有意思。

弑梦其实从未杀过人,手下稍一犹豫,就被黑子摔倒在地上,弑梦对黑子发出的攻击不痛不痒,而自己这一摔确是感觉五脏剧痛,随后一道魔法攻击避无可避,打在弑梦身上。

弑梦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要裂开了,到处都痛,还有一种被侵蚀的感觉,嘴角流出了鲜红的液体。

黑子低头看向那个小娃娃,可惜了,是个好苗子,可惜今天必须死在我的手下。

黑子也不再用魔法,双手掐上弑梦的脖子,渐渐收紧:“你娘亲真的很美,不穿衣服更美,哈哈哈,在暗宫我不过是装的,那天我是看你娘亲漂亮,我才故意那样做的。”